yabovip02

  为了不错过任何一位客人,王姐早上七点将孩子送往当地的私立学校后,赶到市集附近租用的套间收拾打扮自身,九点准时开店营业,直到快要接近下午六点,才开始有关门的倾向。即使如此也仍然会有客人进店看包,于是一拖再拖,基本在快要接近市集打烊的时间点才能够关上店里的两扇玻璃大门。

  由此,澎湃新闻请讲栏目开设“田野调查手记”专栏,主要刊发社会学、人类学、民族学、经济学等学科的田野调查手记。我们期待通过讲述田野故事,使读者在收获新知的同时拓展日常生活经验的边界。本栏目欢迎投稿,投稿邮箱:,邮件标题请注明田野地点。

  王姐2009年初到这里,先是在亲戚的帮助下经营了一家规模比较小的眼镜店,积累一定资本后开了第二家,2017年10月份她凭借自己对时尚与女性心理的把握开拓了新领域,租了一家有眼镜店三倍大的门面来经营箱包生意。

  某次从圣保罗过来找王姐的国内邻居兼亲戚,他急切相亲不止是年龄的问题,更是对于合法身份的迫切需求。对于他们而言,始终需要至少一个孩子能够在巴西出生,取得巴西国籍,这样做使全家都能得到合法居留的身份。只不过这不意味着孩子取得巴西籍就必须留在巴西学习与生活。

  我行走在市集里头,四处观望,这里并不是一个绝对的华人市集,而是由巴西人与华人共同经营,偶尔能够看到华人在店里坐着发呆或聊天或接待客人,在他们的店里可能只有华人,有些还有巴西员工。在这里,我的身份是客人,虽然我通过买东西得以接近他们并询问到一些信息,然而主顾之间的鸿沟无法抹灭。如果我要在这里调查,必须寻找一个适合的身份进入观察。

  十二月至今这三个月时间里,我亲身经历了市集从旺季到淡季的变化。简单来说,圣诞节之前为旺季,巴西人需要往家中添置大量物品,买礼物送人,也仅有这段时期市集出现一家专门卖圣诞装饰与圣诞树的门店,属于圣诞限定,过后恢复为鲜花灯饰店。元旦假期后敲响了进入淡季的大钟,鲜花灯饰店的老板说这是因为巴西人元旦长假基本都出去度假,回来很快就面临孩子开学的压力,巴西学习用具非常昂贵,所以没有多余的钱花在其他方面上,消费能力大打折扣。

  王姐正在读小学的女儿就是如此。因为王姐严谨对待孩子的穿着打扮,因此她的女儿并没有在外型上营造出时髦的视觉效果,然而我在与她谈话的过程中,感受到孩子思想上的成熟以及饮食与审美的巴西化。她总能很好地回应我的问题,又特别孩子样地向往着其他女孩时尚的装扮,将牙套与小麦色肌肤视为美的象征,与国内主流审美有所出入。孩子们喜欢巴西餐多于中餐,我听说一个上高中的华人学生已经彻底习惯巴西餐,在一些节假日和家人聚餐必须单独烹饪西餐,完全接受不了中餐盛宴。

  我在市集收银的这段日子里探到了一些做生意的门路,看到了华人在巴西经商运用的计谋与策略,他们学习葡语,感受巴西文化,积极主动地融入巴西社会。同时他们也保持与同胞和祖国紧密的联系,例如市集华人发展出了独立的饮食文化圈,购入中国食材,由中国人料理,开展了仅限市集的中国菜外卖行业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他们的孩子成为两个国家之间思想文化碰撞与融合的结晶。

  我行走在市集里头,四处观望,这里并不是一个绝对的华人市集,而是由巴西人与华人共同经营,偶尔能够看到华人在店里坐着发呆或聊天或接待客人,在他们的店里可能只有华人,有些还有巴西员工。在这里,我的身份是客人,虽然我通过买东西得以接近他们并询问到一些信息,然而主顾之间的鸿沟无法抹灭。如果我要在这里调查,必须寻找一个适合的身份进入观察。

  关于后一个名称的说法,按照巴西利亚大学教授Cristina de Moura的说法,因为过去这个市集都是从巴拉圭市集(1957年在巴西、巴拉圭与阿根廷三国交界处建立的批发市集,也是最初华人在巴西经营生意的聚居地)进货,当地人自然而然将这些货与巴拉圭市集联系起来,久而久之习惯性地称之为“巴拉圭市集”而非“进口市集”,涵有一种巴西利亚的巴拉圭市集之意。不过若是对他们说起“进口市集”,他们也能够快速反应过来,然后在交谈过程中不断用“巴拉圭市集”或者“市集(feira)”去取代官方的叫法。